第0318期【A06】 维权

网络销售人员承诺买酒可升级会员、抽奖、收藏保值…… 西安66岁老太两年花30万元买近400箱白酒

作者:消费者导报 时间:2024/2/23 阅读:2221 分享

语音播报:语音播报

老人两年买了近400箱白酒
花光积蓄、透支十几张信用卡

       近日,41岁的祝先生向华商报反映,这两年来,他66岁的母亲受白酒销售人员诱导欺诈,花费大约30万元购买了近400箱白酒,对方未经老人同意,多次主动发货上门,以会员升级、赠送、抽奖、收藏保值以及将在西安建立仓储中心,哄骗老人高价购酒。老人不仅花光了自己和老伴的积蓄,还欠下亲戚朋友不少债务,透支十几张信用卡。身体查出癌症晚期后,身无分文,无钱医治。目前老人一病不起,生活难自理。
       2月17日,祝先生带着华商报记者来到东关南街父母的房子,记者看到,其中一间房子里放满了一箱箱白酒,箱子外面贴着快递单子。大概清点了一下,酒的种类较多,有厚礼、丝台、七星台等;从快递单看,发货地来自河北、山东、河南等不同地方。
       祝先生说,他对这一屋子的酒做过统计,从酒的包装信息看,品牌有30多种,来自10多家酒企,一共近400箱,涉及的酒企大部分来自茅台镇。
       看着这一屋子的酒,祝先生满脸愁容,说,“本来父母都有退休金,晚年生活不用愁什么,但现在债台高筑。”

在“共富平台”买了第一箱酒
噩梦开始了

       祝先生带着华商报记者来到浐灞自己家中,见到了卧病在床的姜老太太,哭诉了整个过程。
       这事儿,得从一个骗人的“共富”网络平台说起。根据辽宁锦州警方发布的消息,这个平台声称的交钱就能获得几百万、上千万“国家红利”,都是假的,平台是诈骗或传销组织,千万不能相信。
       根据祝先生及其母亲讲述,老人大概是从2019年开始陷入这个骗子平台,“被洗脑了,但老太太执迷不悟,不听我和我爸的劝,也无法沟通。”
       2022年上半年的一天,老太太在这个平台买了一箱白酒,便宜,90多元。之后,姜老太太接到了白酒销售人员的电话,对方自称是茅台镇诸多酒企的经销代理方,“每天打电话推销,说他们的酒有收藏价值,能保值,后来我就买了几千元的。这以后,就是一个姓钟的男的固定与我联系,不停地打电话,说酒能保值,要送我酒,能给我升级会员,还能抽奖,说我中了7万元大奖,到现在也没有兑现,后来又说要在西安建立仓储中心,以后我就是总代理。”姜老太太说。
       从2022年到2023年,姜老太太也记不清买了多少次酒,她流着泪懊悔:“我不该相信他说的话,我罪有应得,罪有应得……”

把酒快递上门要求货到付款
酒价明显比市场价格高

       到后来,酒直接快递上门,要求货到付款,姜老太太多次拒收,但钟姓男子在电话里换着花样“哄骗”老人。“他说你先收着,会有人来你这里收酒。果然就有一个姓赵的男的打来电话,要收酒,老人说你交1000元定金,对方真就转来1000元。然后老人就收下了酒,付了货款。”祝先生说。
       老人与钟姓男子从未见面,对方手机号码显示地为河北,而赵姓男子手机号码显示地也为河北,这让祝先生十分怀疑。果然,赵姓男子付了定金后失联了。
       至于建立西北仓储中心,姜老太太说:“他就是个骗子,有时说在西安市碑林区建,有时又说在新城区建,到现在也没影儿,就是为了骗我买酒。”
       除了对酒进行了统计,祝先生也统计了母亲的转账记录,有银行转账,也有微信转账,对方账号不固定,都是个人账号,算下来转出去约30万元。
       酒的质量和价值是什么样的?祝先生带了购买数量比较多的品牌,去了西安市质检部门,检测结果是符合标准。“有的品牌在网上可以查到价格,有的品牌查不到,我算了可以查到价格的酒,老人支付出去的钱明显比市场价格高。”祝先生说。

卖酒人和“收酒人”均已失联
仁怀市市场监管部门已受理投诉

       母亲醒悟后,祝先生清理了老人手机上一切与“共富”平台相关的APP、链接等,所以记者未找到姜老太太购买第一箱酒的地方。翻看老人的转账记录,每次几千元到1万多元不等,转给了不同的个人账户,给微信好友“钟总助理”转账频率较多,有十几次。
       2月19日,祝先生用母亲的手机拨通了“钟总助理”的微信语音电话,对方始终没有接听。
       华商报记者以及祝先生多次拨打与钟姓男子有关的所有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接不通。拨打声称要收酒的赵姓男子电话和微信语音,接电话的人是一位女性,说不认识姓赵的人,老人的微信上,赵姓男子早已将老人删除。
       除了钟姓男子,这两年,姜老太太还接到另一名蔚姓男子的卖酒电话,电话号码显示地也为河北,姜老太太从他这里买了极少部分的酒。2月19日,祝先生联系到了蔚姓男子,对方表示愿意退酒退钱,但要计算一部分折损费,双方正在协商。
       蔚姓男子与钟姓男子是否认识?与“共富”平台是否有关联?如何知道姜老太太的联系方式?对此,蔚姓男子称不认识钟姓男子,与“共富”平台没关联,在一个买酒的软件上买了手机号码,就会对买酒人展开营销。具体是什么软件?他说不知道。
       2024年1月,祝先生在线上平台将此事投诉至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之后收到答复,处理单位为“遵义仁怀茅台分局”,告知内容为:“经审查,符合立案条件,决定立案。”
       2月20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茅台分局,工作人员表示,以立案的形式受理了此事。对于案情进展,工作人员没有透露,表示需要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同意才能接受采访,接着直接挂断记者电话。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应去找茅台分局了解。记者一再坚持后,对方表示会联系茅台分局,随即挂断记者电话。

提醒:
远离诈骗传销组织  守好晚年“钱袋子”

       采访最后,姜老太太痛哭,止不住泪,一遍遍地说:“世上没有后悔药啊!‘共富’平台坑了太多老人,这就是一个骗子平台,大家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祝先生说,他父亲也多次劝阻过母亲,但阻止不了,而且母亲把父亲的钱也搭进去了,现在父亲正在治疗抑郁症。“我妈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癌症晚期,病情恶化与这个事也有很大关系,这个事成心病了。提醒所有老人,千万要保持头脑清醒,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不要再上当受骗,否则会毁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这里也提醒广大老人,一定要守好自己的“钱袋子”,远离“共富”平台等诈骗传销组织,遇到推销行为,不要轻易相信对方承诺,理性对待。一旦遇到异常情况,马上停止手中的事,报警!向警察询问清楚。平时也要多与子女沟通,问问子女,可以避免很多受骗悲剧。华商报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