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8期【A05】 热点

7200元年终奖不够给压岁钱 压岁钱成为不少年轻人老年人沉重负担

作者:消费者导报 时间:2024/2/23 阅读:2180 分享

语音播报:语音播报

       今年春节假期,有关压岁钱的讨论持续升温,不少年轻人发文感叹“为什么压岁钱越涨越高”“动辄上千,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压力很大”。还有人吐槽,逐年上涨的压岁钱给农村老年人增加了很大的经济压力和烦恼,压岁钱可能还没发挥给孩子“压岁”的作用,却将老年人“压”垮了。
       多位受访专家指出,作为传统年俗之一,过年时长辈给晚辈压岁钱,本是一种“年味儿”,代表着期许和祝愿,但近年来一些地方不断上涨的压岁钱成了年轻人、老年人沉重的经济负担。还有一部分人互相攀比,使得压岁钱的寓意变了味儿,这种现象值得深思。各地应当积极采取举措,引导群众树立关于压岁钱的正确观念,杜绝压岁钱攀比现象,让压岁钱不再“内卷”,回归联络感情、传递祝福的本意。

压岁钱动辄几百元
收发人群压力巨大

       赵蕾今年31岁,老家在邵阳农村。她记得自己上大学时,长辈给小辈的压岁钱大多在60元、80元、100元。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村里的习俗变成一两百元都拿不出手了,逐渐涨至300元、500元、600元,甚至1000元。
       “我给500元都不算多的,包红包时都在‘肉疼’,真想找个理由不回老家过年。”赵蕾半开玩笑道,自己还没有孩子,压岁钱只出不进,着实令人头疼。
       她甚至和父母商量能不能少给一点,比如给300元,但是被父母严厉制止,称这样一来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500元是最低标准了,如果她的钱不够,父母可以补上,“我爸妈都是农民,根本没啥收入来源,要负担这笔钱更不容易,但老一辈特别注重面子和人情往来”。
       安徽阜阳市民张程对此深有同感。他的父母生活在农村,每逢过年,不少老年人都会因为压岁钱而发愁。“我爸今年70多岁,过年的时候除了我们兄弟姐妹带着孩子去给他拜年,还有他外甥外甥女、侄子侄女也会带着孩子去。一个孩子至少得100元压岁钱,10多个小孩差不多就要2000元,如果平时没有收入的话,确实压力很大。”
       记者在采访时注意到,除了发压岁钱的人感觉负担重外,一些收压岁钱的人也倍感压力。
       在北京工作的谢琳今年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回四川老家过年,几乎每次亲朋好友聚会,她都会收一沓红包。有一次聚会时,一个亲戚不知道她带孩子来,到了饭店发现有孩子,连忙起身找服务员要红包,然后去隔壁ATM机上取现金。尽管她一直喊着“不用不用”,最终也拗不过对方,只能收下。
       “我们这边的压岁钱金额不小,通常是500元起步。亲友们赚钱不容易,我真不想过年相聚变成他们的负担。但孩子太小,我又不能不带着。所以每次饭局我都头大,压岁钱推搡不过只能收下。”谢琳说,而且压岁钱终究是要还的,将来还要找各种时机和理由将这笔钱还回去,“想起这些也很头疼,作为一年回不了几次老家的人,还要一直惦记这事,也是一种精神负担。”

一些地方攀比严重
影响金钱观价值观

       过年时长辈给晚辈的压岁钱,传说用它可以压住邪祟,保证晚辈平安度过新的一年。传统压岁钱,必须由家中最年长者给予,因为他们生活经验更多,“压岁”的力度更大。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变化。特别是近几年,一些地方给孩子的红包,因为互相攀比等心理而快速上涨。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在个别地区,给小朋友的红包都要1000元起步,有网友感叹,一个春节发掉1.7万元红包。
       有分析人士指出,压岁钱标准不断上涨,是受到某种奢靡“时风”冲击的结果。这一“时风”既由网络上的浮躁风气所催生,也从城市地带吹拂而来,加上农村传统社会结构的重构引发“人情投资”观念的变化,综合导致攀比的风气越来越浓厚,压岁钱的数额似乎成了衡量亲情和友情的标准。“不给不行,给少了又怕被议论”成了许多人内心矛盾的真实写照。
       “对于经济条件好的年轻人来说,每年支出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压岁钱可能无所谓,但对于普通打工人员或只靠几亩地收入的老年人来说,给小辈大额压岁钱就会成为新年的烦恼。”赵蕾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很多农村老人主要靠务农为生,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种不动地了,身体状况也大不如从前,平日里省吃俭用,目的就是为了过年期间能给得起压岁钱。
       “对于一些年迈且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而言,压岁钱的来源主要是子女给他们的赡养费。所谓压岁钱,只是经过了孩子的手转了一下而已。”赵蕾说。
       山东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忠武说,压岁钱的本意是表达对孩子健康、幸福的一种祝愿和期待,初衷是好的。但在一些地方,压岁钱水涨船高,甚至给一些家庭造成了很大的经济负担;也有一部分人互相攀比,使得压岁钱的寓意“变了味”,这种现象值得深思和检讨。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何慧丽指出,畸形的攀比现象,造成压岁钱和收入不均衡,给老年人特别是农村老年人增加了很大的经济压力和烦恼,也直接影响了孩子们的金钱观、价值观,需要进行治理。压岁钱的寓意是好的,表示对孩子的祝福,只要达到这个功能就行了。长辈爱孩子,钱越给越多,相互攀比,这违背了压岁钱的寓意,甚至可能引发矛盾。
       专家认为,压岁钱的涵义丰富、寓意美好,承载着长辈对年幼一代的关心关爱和殷殷期待。在压岁钱的良性互动中,家庭的温暖和亲情的浓郁得到彰显,传统的民俗文化得到传承。压岁钱若变成炫耀财富的工具,不仅影响孩子的价值观和金钱观,将压岁钱的多少等同于长辈对他们爱的多寡与分量,继而对亲情形成一种认知误区,将亲情物质化或货币化;还容易催生“红包越大越有面子”的错误观念和过度消费等不良行为,与其祝福的寓意、年味的温馨背道而驰。

引导纳入村规民约
倡导适度适可而止

       记者注意到,针对愈演愈烈的压岁钱攀比现象,多地近年来通过各种方式引导民众合理送压岁钱,将压岁钱不变味纳入村规民约是目前最主要的方式。
       安徽省阜阳市文明办近日在回复网友反映的相关问题时表示,将加大宣传教育力度,通过文明实践、新闻媒体等各类阵地,引导农村群众树立关于压岁钱的正确观念;引导基层将压岁钱的合理发放纳入村规民约,倡导农村群众树立勤俭持家的家风家训;借鉴推广外地有效做法,提倡理性节约,坚决反对攀比和浪费。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政府网站公布的《河下街道2023年村规民约(居民公约)》中,螺蛳街村规民约、镇海村村规民约规定:压岁钱不变味,不惯孩子。江苏苏州相城区黄桥街道胡湾村召集协商议事会成员,围绕“完善村规民约,树立文明新风”开会,主要讨论“压岁钱不变味,不惯孩子”。
       云南省纪委监委于2018年2月印发《关于规范农村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通知》,要求切实减轻农村群众人情和经济负担,参加农村婚事丧事宴请,赠送礼金或礼品价值不超过100元。同时,防止和纠正以给压岁钱的方式变相送礼,除近亲属外不赠送压岁钱。
       还有多地通过发倡议书、举办相关主题活动等方式,引导群众合理送压岁钱,强调压岁钱不变味。
       何慧丽认为,此外还需要积极倡导好的家风、家教、家文化。有良好的家风,家长们自然就知道给压岁钱的度。不能就压岁钱问题说这个问题,应该倡导弘扬家庭的建设,功夫用到平时。
       记者采访发现,现实生活中,尽管身边有攀比之风,但仍然有不少人坚持根据自身经济情况给压岁钱,不攀比、不跟风、不过度。
       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人希望过年回家发压岁钱量力而行,大家都和和气气、开开心心,而不是被攀比、跟风的风气所“绑架”,“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不要内耗”。
       受访专家认为,打破压岁钱困局的希望,既要通过合理机制对这股非理性的风气说“不”,也要从文化心理上实现社会群体之间的互谅。比如,城里的孩子下乡时,监护人应该事先说清楚乡俗特点和老人的“压岁观”,并引导孩子体验村落语境中的民生忧欢,从而避免带有偏见地评价一个红包的厚薄。再将心比心,作为收压岁钱一方的小辈及其父母,必须考虑红包是否“收之有愧”,平时是否对老人有足够的物质和精神关爱。
       “给压岁钱讨个吉利,大家量力而行,要给,不能让孩子们没有压岁钱的快乐,但红包金额可以少一些。既没压力又喜庆,何乐而不为呢?”赵蕾说。法治日报

 

X